设为首页

加入收藏

 
首页      公司概况      信息中心      产品中心      招商中心      服务中心      招聘中心      联系我们     
当前位置:主页 > 信息中心 >

从“夜市街”成功转身 达智桥胡同的京味儿回来了
更新时间: 2017-10-12 12:48  作者:艾希  浏览:

阅历了一年多的整修,位于宣武门外大街的达智桥胡同变了,变宽变美丽了。胡同的风貌得到极大改良,且不再是闹哄哄、脏乱差的夜市街。

然而,崭新的小胡同亮相后,居民们却又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。而所在社区逐一破题逐一化解,在这种动态的均衡中寻找精细化治理的新打破。用上斜街社区书记张安林的话说,“新胡同有新的问题,也会有新的解决方法。”

相似的改造,还将在宣武门外的上斜街、校场大六条等几条胡同持续进行。

曾经出了名的“夜市街”

达智桥胡同长近200米,这次胡同整治是从去年春天开始的。之前的达智桥胡同,路边一家挨一家的布满各种店铺,其中包含副食店、菜店、理发馆、手机维修、裁缝、药店、装修建材等等。

72岁的居民韩宝森老先生说,达智桥胡同曾经是附近居民出行的必经之地。1945年他诞生在这里的时候,北边临着前三门城墙下的护城河,西侧则需走至邻近广安门才有大街,而东侧紧邻相对繁荣的宣武门内大街,让这条胡同成为了很多居民出行的必经之路。解放初年,这家是肉铺,那边是纸铺,东边是豆腐房,西边是裱糊铺,韩老爷子全都“门儿清”。

改革开放后,宣武门外大街曾经集合着不少通信商店,也有一些小店延伸至胡同里。当寻呼机店铺消失机,正是餐饮业兴起之日,胡同东口又形成了饭馆的集散地,“一排饭馆天天晚上都干到后深夜。”

尔后,达智桥胡同里成了附近出了名的“小吃街”,每天薄暮,支着煤气罐在路边摆摊的麻辣烫、凉皮,架着油锅炸素丸子的摊位,将胡同占据得仅剩下一两米宽。即使能有稍宽一点儿的处所,一定会被菜摊占了位子。校场三条北口与达智桥胡同相通,这里有一处下水道的雨箅子,长年被一个卖鱼摊占据。“出门就是一股腥臭味儿。”

胡同展宽了两三米

北京晚报记者再次探访改造后的达智桥胡同,现在的宽度简直可以容纳两辆汽车错身。临街的门面房几乎已被搬空,只剩下胡同西口的一家药店,以及胡同中部的几家副食店。门脸则被翻修一新,地面铺上了平坦的石砖。

狭窄的胡同显著变宽了,实在,达智桥胡同原来就是这么宽。韩宝森老先生回忆,达智桥胡同至少到上世纪70年代,一直都是这个宽度,“能过汽车、过马车,也没有人乱加盖房子。”

社区书记张安林则介绍,在前后一年多的改造中,这里一共拆除了86处违建,其中既包括小煤棚,也包括后墙接出来的房屋。“这些房屋大都是1976年地震之后所形成,当时为了防震减灾,各单位向职工供给木料、砖瓦、油毡;这些房屋逐渐加盖,也就形成了违建。别说是加盖房屋,这次改造前,社区当时位于上斜街的办公地点,也是一处存在了三四十年的违建。”

这些违建近年来多被出租用于开店,拆掉它们之后,胡同的部分人口也得到了分散。“租房做小交易的人都走了,胡同里就少了许多生活垃圾;这些年一直执行着腾退的政策,自家十多平方米的公房,能够换到新宫的两居室。”算起来,胡同里的人口减少了约有五分之一。

改步行街挖潜停车场

今年夏天,胡同改造终于完工。不外,居民们发现,拓宽的胡同仍旧不好走,因为两侧停满了车。“有本地居民的,也有附近居民的,还有北边写字楼里上班族的。”

社区与新引进的胡同物业向居民们征集意见,终极决定将这条胡同改为“步行街”,并于9月1日开始实行。这并非严格意义上的步行街,平时允许自行车穿行,一旦有居民搬家、生病,特殊服务车辆也允许进入,只是平时不再允许汽车进入和停放。

“车位的问题在很多小胡同都存在。”张安林介绍,社区、物业与一些职能部门商议后,暂时在宣武门外大街路边找来了十多个车位,居民向社区出示在此栖身的证明,能享受到这些特殊照顾的车位。

这里的问题固然暂时得到懂得决,四周其余无法包容汽车通行的小胡同的停车问题依然存在。“邻近有几处泊车场,比方写字楼地下、拆迁的旷地等等。胡同拆违展宽之后,都可能会见临这个问题,这还要依靠未来计划更多更公道的车位、疏散人口等办法来解决。”

架空线入地没有电线杆

有居民注意到,胡同从西到东竟然没有一棵树。

“因为以前就没有。”韩宝森老先生回忆,最初只是在胡同西口有一棵槐树,据说那棵树是早先旁边住户花盆倒了,一棵槐树小苗就地生根,逐渐长成了一棵大树,却在前些年的一场风雨中可怜倒伏。

早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胡同西侧不远处涌现楼房时开端,达智桥胡同的地下便被埋放了下水道,假如种树,可能对地下管线发生影响;此次胡同改革中,所有电线也都埋到了地下,胡同里见不到一根电线杆,同样会担忧树木根部影响到管线平安。

“胡同里的绿色是生活的气味,当然希望多一些。”韩宝森等老住户的意见,经过社区和胡同物业商讨后决定,先摆放一些花池子。社区已经嘱咐物业,如果有居民愿意在家门口种植一些花草,物业会配合提供花盆等器材。

门脸房用途居民说了算

没了菜摊,买菜怎么办?没了饭馆,吃早点去哪儿?在整治开墙打洞项目进行的时候,这一问题已经呈现,街道通过设立一些新的蔬菜商店、菜车来解决问题。在韩宝森看来,宁肯本人多走几步路去社区菜店和大超市,也不愿意让家门口被小摊包围,“块儿八毛的撮堆儿菜,已经不适合我们现在追求健康品德的生活了。”

目前,胡同两侧的门面房约有六七成还空着,开发商暂时将部分房屋用作办公或寓居用,过些天在这里还会有一场胡同开发模式征集意见的展览。“这些房屋未来都可能用作便民设施,好比说居民们反应缺乏中档饭馆的问题,我们已经决议把西口路南的房子作为一家饭馆,估量即将之后就能开业。”更多的设施,等待街道、社区、物业多部门向居民们征集需求意见后解决。

北京晚报记者采访时,恰逢一位老先生拿着智能手机,向路人询问打字的办法。这位老先生说,他已82岁高龄,平时儿女教他应用方法却总也记不清。经路人赞助,老先生回想起了操作步骤,高愉快兴骑车回家去了。

“连82岁的白叟都在学着用智能手机了。这些先进都转变着我们的生活,我们真的还需要占路卖菜的小摊吗?”韩宝森说。

老北京还在京味儿还在

狭窄却热烈的小胡同,在很多北京人眼里也是“京味儿”所在。改造一新的胡同,会不会失去了这样的生活特点呢?

“你看看这里过路的人,推着小车的老太太,拎着鸟笼子的老爷子,以前哪有这么多北京人啊。”张安林说,“北京人还在,很多居民没有疏散,这种生活味道不会改变。”

韩宝森则舍不得自家的小院,也没有搬走。那是个不算宽阔的院子,“我家祖上就住在这里,我也是生在这里,舍不得走嘛。”

胡同改造中,这些新问题逐渐显露出来,也在逐渐被解决着。张安林以为,目前来看这种做法挺胜利,可以适应新时代北京生活的需要。

免责申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本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说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体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障或许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



版权所有 @蓝海科技有限公司 2010   桂ICP备07000106号
友情链接: